未分类

每个小蝌蚪都应该有回家的路

“少在这里装傻,我告诉顾辞远,不管做什么,永远都是顾家的弃子,是被人扫地出门的垃圾。”因为生气所以顾妍绯有些口不择言,冲着面前的顾辞远吼道。

叶问兰也追了过来,看到面前的顾辞远时她楞了一下,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顾辞远,但叶问兰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“辞远,这孩子回来了怎么也不回家?当年那件事情就是个误会,该不会到现在还在记恨着我吧。”叶问兰反应很快,第一时间就主动提起了当年那件事情,占据了主动权,“走之后我还一直说爸,小孩子不懂事也是正常的,哪能对这么严厉,我也一直很自责,说到底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的,后来听说外公外婆把带到国外去了,我这心里才好受一些。”

叶问兰叹着气,“爸要是知道回来了也一定很高兴,没想到几年没见,出落得这么一表人才了。”

叶问兰亲昵的拉着顾辞远的手,说道,“辞远啊,要不今天就跟阿姨回去吧,我亲自下厨给做饭,也顺便回去看看爸,看行不行?”

顾辞远冷眼看着面前的叶问兰,冷淡的甩开了叶问兰的手,冲着面前的叶问兰说道,“不必了,我还有事。”

顾辞远懒得跟两人多说,转身要走的时候顾妍绯一把拽住了他,“站住,把话给我说清楚了,为什么要害我?”

“有病是不是?”顾辞远很不耐烦的甩开了顾妍绯的手,对这个妹妹他一向没什么感情,甚至可以说是厌恶。

医院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,最容易传出谣言来,现在顾绮山还不知道顾妍绯流产的是事情,要是让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动怒,更何况现在顾辞远回来了,这个时候要是让顾绮山知道顾妍绯的事情,每个小蝌蚪都应该有回家的路他要是把顾氏交给顾辞远,那自己这些年的辛苦就彻底白费了。

别人不知道顾辞远走之后顾绮山是什么想法,但是叶问兰却是知道的,顾绮山一直觉得自己愧对顾辞远,一直想把他找回来,叶问兰一定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“这孩子,感冒发烧把脑子也烧糊涂了吗?”叶问兰拉了一把面前的顾妍绯,“辞远是亲哥哥,是一家人,他怎么可能会害?”

“妈……”顾妍绯气得脸都白了,连叶问兰现在都开始帮着顾辞远,她怎么办?

站在银杏树下的萝莉图片好卡哇伊

“好了,别闹了。”叶问兰不让顾妍绯再说下去,反而笑盈盈的冲着面前的顾辞远说道,“辞远,要是回家的话就提前跟阿姨说一声,阿姨一定给准备一桌子爱吃的菜,好不好?”

顾辞远一句话不说,径直去了顾外婆的病房,到病房的时候发现顾外公来回的在病房门口踱步,忙上前问道,“外公,怎么在门口?”

“可算是回来了。”顾外公急忙拉住了面前的顾辞远,冲着面前的顾辞远问道,“今天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?”

“我就多了解了一下外婆的状况,奶奶不是还没醒吗?”顾辞远疑惑的问道,顾外公很少有这样不淡定的时候,所以顾辞远看到的时候还觉得挺奇怪的。

“张锦怡来了。”这段时间顾辞远一直忙着顾外婆的事情,所以根本没有心思管婚礼的事情,事实上他本来也对这件事情也不感兴趣,张锦怡给顾辞远打了很多电话,但顾辞远一个都没接,她知道顾辞远这会肯定是在医院里,所以就追过来了。

“她来干什么?”顾辞远的心突然抖了一下,推开门看见张锦怡正在帮外婆擦脸,嘴里还不停的跟外婆说着话,换成任何一个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定会很感动,但顾辞远却觉得心惊,他特别怕外婆的状况稍有好转就节外生枝。

“怎么来了?”顾辞远微微皱眉,冲着面前的张锦怡说道。

“回来啦?”张锦怡放下手里的毛巾,走到了顾辞远的面前,冲着顾辞远问道,“去哪了?”

“去了一趟医生那边了解一下外婆的情况,不是今天要去选婚纱吗?怎么来这里了?”顾辞远冲着面前的张锦怡问道,外婆刚刚动完手术,他真的很怕再出现什么意外。

“我今天约了表姐一起去试伴娘服,上次试的那个西装不是有些大吗?我已经让人改好了,要不再跟我去试一下吧。”张锦怡哀求的看着面前的顾辞远,“婚礼的事情我可以一个人忙,但是衣服必须得是合身的,辞远,我真的就这么一个要求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顾辞远皱着眉头,他是不愿意去的,本来对这个婚礼也没有太大的期望,所以他觉得也没有必要走这个过场,但今天张锦怡追过来了,这一点让他很害怕。

“去吧。”顾外公也在一旁说道,之前听说顾辞远和赵珍珍之间的事情时,顾外公对张锦怡还是有一点意见的。

但今天张锦怡一大早就出现在医院里面,不辞辛苦的帮顾外婆擦洗,照顾她,让顾外公想起之前她对自己的好,所以总的来说,顾外公对这个孙媳妇还是很满意的。

“外婆这边有我照顾着,们两安心去,马上也要结婚了,多抽时间陪陪锦怡,她一个人忙结婚的事情也确实挺累的。”顾外公冲着面前的顾辞远说道。

张锦怡脸色一红,能跟顾辞远结婚是她最开心的事情,所以哪怕婚礼只有她一个人在忙,她也是心甘情愿的,“外公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……”

顾辞远没说话,拿起一旁的外套,冲着面前的张锦怡说道,“那咱们走吧。”

从医院出来顾辞远就一句话不说,张锦怡看着身边的顾辞远,问道,“辞远,外婆头上的伤疤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她今天来医院一方面是为了让顾辞远陪自己去试礼服,一方面也是想来看看那个老太婆醒了没有,没想到她刚到病房就看见顾外婆头上的伤口,似乎是做了手术一样,这让她慌了神。